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 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5
 
信息简介
详细介绍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5
【回目录】
龙贾回到军帐,咚咚几步走至几前,闷坐有顷,将拳头重重擂在几上:“竖子得志,气煞人也!”

正在沙盘上观察战场情势的公孙衍轻声叫道:“龙将军!”

龙贾站起身子,陰沉着脸走到沙盘前面。公孙衍手指地图,缓缓说道:“将军请看,杜平以西,山地林木茂盛,坎坷不平,既不利于车骑驱驰,也不利于长兵器施展,更不利于排兵布阵。仅此局限,我大魏武卒的优势就会消弭于无形。反观秦人,在杜平一线沿长城摆开,战线拉开六十里宽,三十里纵深,退可据守长城,进可与我死战。天气炎热,山地水源多为秦人所据,武卒多是铁甲裹身,不出三天,必不战自乱。此时,秦军若是趁机——”顿住话头,目视龙贾。

龙贾倒吸一口凉气,呆怔半晌,方才说道:“依公孙兄之见,可有破解?”

公孙衍点了点头:“此战不可速胜,只可久拖。再说,我军东西远距离来回奔袭,早已疲惫,急需休整。因而,在下以为,上上之策是后撤五十里,在开阔地带筑垒坚守,与秦人对峙。同时,暗发精兵五万,出函谷、陰晋,沿洛水插入,夺回洛水沿岸壁垒,尤其是大荔关渡口,筑垒设防。此举一可绝其粮草,断其退路,二可阻敌后援。眼下适逢夏季,洛水暴涨,可抵十万雄兵。秦人援兵受阻,主力又被困于长城一线,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欲进不能,欲退无路,再加上山地水资源短缺,粮草无继,整个就如水牛入井,有力用不上,不出三月,必将不战自乱!届时,敌迫于无奈,只能开到平原,与我决战。”

龙贾听得连连点头,顾不得多想,当即拉起公孙衍:“走,面陈上将军去。”

公孙衍想了一想,摇头叹道:“唉,还是将军去吧。在下无职无爵,如何能进中军大帐?”

龙贾猛跺一脚,策马直奔中军大帐,将公孙衍所言一五一十说予公子卬。公子卬听毕,心头一沉,思索有顷,抬头问道:“龙将军,你这么多话,方才为何不说?”

龙贾迟疑一下:“不瞒上将军,末将方才也是不知。”

“哦?”公子卬暗吃一惊,“听话音,说此话者另有其人了?”

龙贾决定趁机推举公孙衍,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末将回到军中,听麾下参将公孙衍如此分析。末将认为甚是在理,急来求见将军,望将军当机立断,全歼秦寇!”

龙贾的分析入情入理,公子卬本也听得进了。然而,一听说是公孙衍的主张,公子卬气血上涌,冷笑一声:“哼,用兵打仗的事儿,一个相府舍人懂个什么?如此打法,只怕三年也赶不走秦人!”

龙贾急了:“上将军,十几万大军,不是儿戏啊!”

听到“儿戏”两字,公子卬愈加震怒:“儿戏?本将自幼饱读兵书,破卫、击齐、却赵、退韩,历战无数,难道还要让一个舍人教诲本将如何用兵吗?”

龙贾苦笑一声:“历战无数?老朽镇守河西之时,上将军您尚未出生呢!”

公子卬啪的一拳擂于几案:“好你个龙贾,终于露出心底话了!本将早就知道,父王未让你当主将,你心中不服!好,既然你成心在本将面前显摆资质,本将就跟你算算老账!本将自入河西,与秦人大小三十余战,连战连胜,无一败绩。观那秦人,整个就是落花流水,丢盔卸甲,根本不堪一击!而你久居河西,却三番五次夸大秦人战力,动机何在?难道不是欲借河西防务之机,向父王要钱要粮、中饱私囊吗?”

龙贾气得浑身打颤:“你——你——”

公子卬极是不耐地挥了挥手:“好了好了,龙老将军,本将念你老迈,暂不与你计较长短。若是再无新鲜玩艺,请回营帐去,看后日本将如何生擒公孙鞅!送客!”

龙贾一个转身,大步走出营帐,刚到门口,公子卬的声音再次传出:“还有——”

龙贾停住步子。

“那个相府舍人何时变成你的麾下参将了?何人任命他的?你可转告那厮,让他即刻滚出军帐,如若不然,本将就以冒充职爵治罪!”

龙贾走到帐外,仰天长叹:“唉,有此竖子,魏国气数真是尽了!”

龙贾驰回军帐,又是一阵闷坐。公孙衍无须再问即知端底,长叹一声:“唉,七百里河西、十几万甲士、数十万百姓就此葬送于这对父子手中,着实让人心疼!”

龙贾泣道:“公孙兄,别说了!你离开此地吧,能走多远,就走多远!”

“怎么?”公孙衍不无诧异,“龙将军难道介意这儿再多一具腐尸吗?”

龙贾只好实言以告:“是上将军介意!”

公孙衍沉思半晌,复叹一声:“唉,这个混货,不容在下也就是了,连在下为国尽忠的机会也要剥夺!好好好,在下成全他,这就离开!”

公孙衍噌噌几步走到帐边,从壁上取下子胥剑挂在身上,转身径出帐篷。龙贾急追出来:“公孙兄,你——你欲去何处?”

“陰晋!”

听到这个名字,龙贾心头一动,当即明白了公孙衍的用意。公孙衍算准河西必失,因而欲去力保陰晋。陰晋是函谷关西门,若是不失,就可为魏人日后复仇留下一只踏脚板,一旦元气恢复,魏人或可由孟津渡河,经崤关、函谷、陰晋一线,进逼秦都咸陽。

想到此处,龙贾不由得一阵感动,急回帐中取过一支令牌,递予公孙衍:“张猛在那儿。你可拿上这个,万一事急,他可听你调遣。”

公孙衍点了点头,接过令牌,牵出战马,朝龙贾抱拳道:“龙将军,您多保重!”

龙贾含泪抱拳:“公孙兄保重!”

当公子卬的战书送至秦军大帐时,公孙鞅仔细看过,叫人取过五金,赏了下战书的军尉,叫他回去转呈上将军,就说他的回书随后就到。军尉前脚刚走,公孙鞅就使参将通知三军诸将中军帐议事。

不消一个时辰,三军诸将皆至中军,齐刷刷地立于帐前。公孙鞅扫视众将一眼,缓缓拿出公子卬的战书,扬了一扬,咳嗽一声,声音低沉:“诸位将军,魏人下战书了!”

众将皆是振奋,七嘴八舌地嚷叫起来:

“将军,魏狗子的战书咋个写的?”

“是啊,写明何时交 战没?我们早就等不及了!”

“狗日的魏人,老子一退再退,一忍再忍,让他们美这几日,他们倒真来劲儿了!”

……

公孙鞅又是一声轻咳,众将止住议论。

公孙鞅将战书摆正,依旧是低沉的中音,缓缓说道:“诸位将军,既然你们都想知道这战书是怎么写的,本将这就念给诸位。前面那些就省下了,本将只念最后几句:‘秦公虽然寡情薄义,为人不耻,但他养出的紫云公主却是贤淑,甚得本将欢心,此番出征也割舍不下,随身带在中军帐中。还有公孙鞅,本将念他做媒有功,生擒之日,改凌迟为腰斩。哈——大魏三军主将魏卬!’”

公孙鞅的声音极其平缓,就像平日里吟咏诗书一般。公孙鞅念完,中军帐里并未如预期的那样炸了锅,反倒静得出奇,静得几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
众将几乎忘了愤怒,也没有人七嘴八舌,似乎他们皆在追悼逝者,皆在为亡灵默哀。副将车英率先跪下,接着,所有将军尽皆跪下,无不眼中噙泪。

公孙鞅也跪下来,沉沉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诸位将军,紫云公主才是战士,是冲在最前面的战士!对紫云公主,我公孙鞅再无话说,只有拿起宝剑,打败魏人,光复河西,为她流下的每一滴泪水,复仇!”

众将齐吼:“为紫云公主复仇!”

“诸位将军,”公孙鞅缓缓站起,“眼下,紫云公主就在魏人的中军大帐。如何复仇,我们这就谈谈。诸位,请起来吧!”

公孙鞅走到沙盘前面,众将也都跟过来,围成一圈。公孙鞅转向车英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车将军,你先说说魏人情势!”

车英清了清嗓子,朗声说道:“诸位将军,魏军共分三部分,一是公子卬征卫时的五万武卒,从卫境撤回时尚余四万;二是龙贾的河西武卒,本有五万,吕甲一万被我歼灭,尚余不足四万,外加两万新兵,当有六万;三是魏王从安邑等地临时征调来的,不足六万。三路人马共计一十六万,四万镇守近日收复的河西诸镇及临晋关、少梁、陰晋等处,余下十二万众分为左、中、右三军。右军三万,一万是武卒,两万是新兵,由龙贾统领;左军三万,是魏军战力最强也最具威慑力的铁甲车骑,由裴英统领;余部尽归中军,公子卬亲自统领!”

这些都是明摆着的,众将多已知情,车英的介绍,不过是走个程序。待车英讲完,公孙鞅拿起一根木棍指着沙盘里的不同地方,朗声说道:“诸位请看,从这里到这里,是龙贾的右军;从这里到这里,是裴英的左军,从这里到这里,是公子卬的中军!就目前为止,诱敌之计已获成功,十二万蠢猪已经完全依照我们的意愿跳上案板,哼哼着等待诸位将军前去宰杀。不过,蠢猪虽然跳上案板,却也不会束手待毙。如何享用它的美味,就看诸位将军的本领了!”

众将齐声吼道:“如何动刀,请主将下令!”

“好,诸将听令!”

众将齐齐立定,一双双眼睛直盯公孙鞅。

公孙鞅朗声说道:“本将决定,背依长城,用一字长蛇阵缚牢魏猪。司马错!”

司马错应声而出:“末将在!”

“魏人倚重的是裴英手下的三万铁甲车骑。交 战之时,你带散骑一万,迎战魏军铁骑,引其前往葫芦谷中,即算成功。然后,你部尽可穿谷而过,莫管后面的铁骑,抄小路直奔杜平,断去公子卬退路!”

“末将得令!”

公孙鞅转向另一位将军:“李将军!”

“末将在!”

“你领榔头兵两万,伏于葫芦谷左侧,待魏军车骑入谷之后,用铁蒺藜封牢两端谷口,专击马首!”

“末将得令!”

公孙鞅转向紧挨他的一人:“赵将军!”

“末将在!”

“你领步卒两万,伏于葫芦谷右侧,待战马倒地后,专击落马甲士!”

“末将得令!”

公孙鞅缓缓转向车英:“车将军!”

“末将在!”

“你领轻甲步卒五万,伏于长城一线林地,断掉一切水源,待魏军武卒冲杀过来,将其诱至密林深处,避其锋芒,游而击之,分而围之,聚而歼之!”

“末将得令!”

公孙鞅扫视其余诸将:“其他诸将,各带本部人马,随本将迎战公子卬!”

诸将齐声吼道:“末将得令!”

众将散去,公孙鞅特别留下司马错,暗嘱他道:“司马将军,截住公子卬后,务必救回紫云公主!记住,公主若是有所闪失,本将唯你是问!”

司马错朗声应道:“末将得令!”

送走司马错,公孙鞅坐回帐中,略想一想,亲笔写了回书,让帐前军尉送呈公子卬。

公子卬接到回书,推予参将,摆手道:“拆开,念吧!”

参将拆开,朗声念道:

〖上将军战书收悉,鞅再三读之,不胜惶恐。将军于书中历数秦公及鞅之罪状,鞅有口莫辩。今借回书一角,容鞅解释一二。河西本为秦土,六十年前为吴起强借。如今两国已结秦晋之好,形如一家。既为一家,秦公当然认为陛下理应归还河西。秦公派鞅前来接收,亦是分内之事。鞅既受君命,自然不敢懈怠。鞅恳求将军将鞅之苦衷言于大魏陛下,只要陛下愿意归还河西,秦公保证世代听凭陛下驱驰。如果将军执意厮杀,鞅虽不敌将军虎威,因无退路,也只能操戈相见。鞅不通武学,仅在幼年时读过一字长蛇阵法,今就摆在长城脚下。明日阵前,鞅率三军恭迎将军!

秦三军主将公孙鞅顿首〗

公子卬听毕,哈哈大笑数声,朗声对下书的秦国军尉道:“好,你可回去转告公孙鞅,就说本将让他在阵前伸好脖子等着,明日辰时,本将必去砸烂他的蛇头!”

秦国军尉转身退出,公子卬望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,转对参将:“哼,一字长蛇阵也敢叫板!传诸将帐前听令!”

“末将遵命!”

翌日晨时,杜平西侧的开阔地带,公子卬登上了望高塔,远远望见秦国大军果如公孙鞅所言,在长城前面摆开宽约数里的一字长蛇阵。

公子卬暗喜,决定亦将魏军全面展开,从蛇头到蛇尾全线出击,将长蛇拦腰斩成三段,分割包围,各个击破。

公子卬走下高塔,召来诸将,传令三军也呈“一”字儿摆开。

一个时辰过后,魏军阵势已成,三万铁甲车骑排于左侧,一溜儿望去,甲光闪闪,先锋大将裴英昂首挺槍,站在中间一辆战车上。与此三万铁骑对阵的是司马错的一万轻骑,秦军先锋司马错横槍立马于阵前。相形之下,两军强弱立判。

中军阵上,公孙鞅、公子卬各自站在主军帅车上。辰时至,两边战鼓同时擂起。战鼓声中,两家主帅各将战车挺进百步,距一箭之地勒马停下。

公孙鞅虽然也是甲衣裹身,手中却无戈矛,空着两手站在车上,待战车停稳,抱拳冲公子卬揖道:“公孙鞅见过上将军!”

公子卬左手提槍,右手指着公孙鞅,大声喝道:“公孙鞅,明人不做暗事!本将原本敬你是条汉子,今日观之,不过是个口蜜腹剑、反复无常的小人!本将奉大魏陛下诏命,特来擒你。提起你的槍来,本将不杀手无寸铁之人!”

公孙鞅抱拳再揖一礼:“上将军武功高强,公孙鞅不敢提槍。”

“既不敢提,就请速速下车受缚!”

公孙鞅哈哈笑道:“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何况公孙鞅尚有这些兵勇。上将军若有本事,只需将此一字长蛇阵破了,公孙鞅二话不说,自会下车受缚。”

公子卬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哈,什么一字长蛇阵!在本将眼里,根本就是一条死蛇!公孙鞅,看槍!”话音落处,挺槍放车直冲过来。

公孙鞅的战车轻轻一转,径回本阵。公子卬也不过是做个样子,趁势打转车头。

时已酷暑,赤日炎炎。两军阵上,但见军旗猎猎,戈戟闪耀,剑拔弓张,听不到任何其他声响,静得几乎有点沉重。

公子卬大声叫道:“何人愿夺头功?”

裴英应声而出:“末将愿往!”

一通鼓响,裴英战车鼓动而出,冲到阵前,挺槍朝秦军阵上大声叫道:“大魏先锋裴英在此,何人敢来受死!”

裴英的话未落地,秦军阵上,一骑马冲出,正是秦军先锋司马错。

两军阵上鼓声大作。不消一时,裴英的战车就与司马错的坐骑搅在一起,一车一骑互相缠斗起来。
 
 
此内容系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根据您的指令自动搜索的结果,不代表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立场,版权声明:转载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版权归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所有,侵权必究,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300831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