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 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4
 
信息简介
详细介绍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4
【回目录】
“母后,这——鬼谷先生真的能帮咱们渡过难关吗?”

王后点了点头,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:“母后相信,这个天底下,没有先生办不成的事儿。只要他在这里,母后之心就踏实了!”重新躺回榻上,“雨儿,去吧,母后累了,甚想歇息一会儿。记住,此事不可说予他人知道!”

姬雨点了点头,叩首退出。

第二日,正当显王、姬雪、姬雨前来探望王后,一家四人尽享天伦之乐时,东周公突然引领陈轸和魏惠侯特派御医闯入宫中。

内宰拦住他们,进宫禀报:“启禀陛下,东周公带魏使陈轸前来探视娘娘病情!”

周显王心头一震,目视王后,王后沉思有顷,从枕下摸出那粒青玄色药丸,和水服下,过了一会儿,朝显王点了点头。

宫正垂下珠帘,周显王沉下面孔,缓缓说道:“宣魏使觐见!”

不一会儿,西周公、颜太师引领陈轸及三名医师趋进宫中,在帘外叩首。陈轸朗声叩道:“大魏陛下听闻娘娘病重,特派御医前来诊治,请大周陛下允准!”

陈轸在大周正宫里公然嚷嚷大魏陛下,气焰之嚣张令人瞠目。周显王脸色铁青,姬雪杏眉冷竖,姬雨的纤手慢慢按向剑柄。

一阵可怕的沉寂过后,跪于陈轸一侧的颜太师缓缓出语,沉声斥责:“魏使阁下,此处是大周宫室,不可妄语!”

陈轸略略一顿,语气中仍带嘲讽:“陈轸知罪!”接着朝帘子努一下嘴,叩于地上的两位女医会意,随即起身,内宰带她们走进帘后,为王后诊病。

王后依旧躺在榻上,神态祥和,两眼微闭。两女医先是摸脉,然后察看舌苔,细细诊看许久,面上皆现惊异不定之色,茫然相视一眼,缓缓退出。

见二人退出,陈轸叩道:“魏使陈轸告退!”

周显王冷冷送出一句:“送客!”

陈轸诸人回至馆驿,两个女医向一个年岁稍长的御医细述了脉相和舌苔,御医听毕,似也陷入茫然。陈轸见三人各自低头思忖,小声问道:“娘娘所患何病?”

御医拱手应道:“回禀上卿,娘娘所患之病甚是怪异,疑是寒症,又似热症,下官——下官难以决——”

他的“断”字尚未说出,就被陈轸打断:“什么热症、寒症?我只问你,娘娘是真病还是假病?”

御医毫不迟疑:“真病!”

陈轸大怔,轻轻挥手:“知道了,去吧!”

三人退出。

陈轸的眉头渐渐拧起。

魏使的蛮横无礼显然将周显王惹火了。魏使走后,显王一脸怒容,缓缓起身,步态沉重地走向宫门。临出门时,扭身转向宫正,语调冰冷,一字一顿:“自今日始,无论何人,若是再来后宫,须以大周礼仪觐见,违旨者以大周律令治罪!”

“老奴领旨!”

周显王气呼呼地回到御书房,屁股刚刚落定,秦使樗里疾就又领着一个女巫医进宫求见。女巫医是寒泉子的弟子之一,名唤林仙姑,自幼跟随寒泉子修习 医道,医术了得。原来,公孙鞅得知樗里疾急报,特别进山恳请,寒泉子派仙姑前往洛陽,为大周王后诊病。

内宰禀道:“陛下,秦使樗里疾宫外求见!”

周显王眉头陡横:“晓谕秦使,娘娘玉体欠安,寡人概不会客!”

“老奴也是这么回的,可秦使坚持说,他们正是为此而来。秦公听闻娘娘玉体欠安,特从终南山请来一位道姑,说是神通广大,或能诊治娘娘之病!”

听到是终南山的道姑,周显王沉思有顷,微微点头:“转告秦使,既然是秦公从终南山中请来的神医,可按大周礼仪,带神医到后宫为娘娘诊病!”

内宰走出,将显王旨意讲予樗里疾。樗里疾让林仙姑跟随内宰前往太医院,在宫正、内宰、王室太医的陪同下,共同来到靖安宫。宫正掀开珠帘,引林仙姑趋近王后床 榻。王后头裹丝巾,似已昏睡。

林仙姑并不搭脉,也不察看舌苔,而是站在离王后约一步远处,闭目运功,开通天目,自上而下审视王后。林仙姑审视一刻钟左右,起身告退。

宫正、内宰从未见过此种诊病方法,相视一眼,叫住仙姑。

内宰揖道:“请问神医,可否诊出娘娘之病?”

林仙姑既不说诊出,也不说没有诊出,只是微微一笑,朝他们回揖一礼,转身走出。回到馆驿,樗里疾和副使皆迎出来,急切问道:“请问仙姑,娘娘所患何病?”

林仙姑淡淡说道:“娘娘无病!”

樗里疾的嘴角绽出一笑,点头道:“仙姑果是医术高超!”思忖有顷,转对副使,“速将仙姑的话传扬出去,晓谕魏人!”

“下官遵命!”

魏使从员得到密报,急至陈轸处禀报:“下官从秦使馆探来风声,说是秦公从终南山中请来的仙姑诊出娘娘是装病!”

“嗯,”陈轸微微点头,脸色转陰,“我早看出此为周室缓兵之计,特意请来御医,不想御医也被他们瞒哄过去了!”

那从员不无忧虑地说:“秦使诊出病因,必至周室诘问天子,周天子必是理屈词穷,或有可能将长公主嫁予秦室!”

陈轸冷冷一笑:“哼,轮不上他了!备车!”

陈轸驱车直驶周宫,求见显王。正在宫中守值的御史见陈轸脸色黑沉,不知何事,也不敢多问,当下寻到内宰。

内宰思索有顷,叩见显王:“魏使陈轸求见!”

周显王眉头微皱:“他不是刚刚去过后宫吗,又来为何?”

“陛下,听御史说,陈轸气色不对,别是寻衅来的!”

“宣他正殿觐见!”

陈轸黑沉着脸走进正殿,径至朝堂,跪地叩道:“大魏使臣陈轸叩见大周陛下!”

周显王白他一眼:“魏使平身!”

陈轸依旧跪在地上,朗声应道:“回禀陛下,陈轸身不能平!”

周显王略感诧异:“哦,为何不能平?”

“陈轸奉大魏陛下诏命,前来贵国聘亲。今至洛陽已近一月,贵国迟迟未予答复。陈轸有辱使命,故而再来叩请,无论陛下允与不允,陈轸只求一句准话,这就回朝复命!”

周显王脸色黑沉,目光转向御史。

御史回道:“魏使听好:按照大周礼仪,陛下龙体、娘娘玉体但有不适,王室概不谈婚论嫁。方今娘娘大病未愈,王室上下忧心如焚,如何议定公主婚事?魏使若是诚心求聘,可再耐心等待,待娘娘玉体康复,再行聘亲不迟!”

陈轸冷笑一声:“可陈轸听说,娘娘玉体安然无恙,并无大病!陛下若是不愿与我大魏结亲,明说就是,大可不必寻此托辞?”

眼见王后病成那样,魏国使臣却是如此说话,直把大周天子气得面孔扭曲,全身颤抖。御史也是听不下去,正色说道:“魏使不得妄语,请遵行天朝礼仪!”

“好,陈轸这就遵行天朝礼仪!”陈轸嘲讽一句,缓缓叩下头去,“大魏使臣陈轸最后一次叩请大周陛下,大魏陛下诚心与大周陛下结亲,寻求天下和解之道,大周陛下若是执意不肯,陈轸只好回朝复命。大周陛下应该知道,大魏陛下一向看重面子,万一陛下——”将话故意打住。

陈轸口口不离“大魏陛下”,御史脸色铁青,正欲申斥,周显王早已忍无可忍,拳头啪的震于几上,语气虽缓,却是不无威严:“魏侯定要求个准话,就请魏使明日辰时,上殿听宣!”厉声喝叫,“送客!”话未落地,拂袖而去。

翌日凌晨,周室突然宣布大朝,大夫以上诸臣皆集正殿,三国聘亲使臣樗里疾、陈轸、淳于髡皆来朝堂,候于殿前。

周显王扫视一眼众臣,缓缓说道:“诸位爱卿,寡人许久未上朝了。今日召请诸位特别上朝,只为宣读一道旨意!”转对御史,“宣旨!”

御史从袖中拿出诏书,朗声宣道:“……依据大周王制,长公主姬雪去岁及笄,可结婚约。今有燕公、秦公、魏侯分别遣使聘亲,周室诸公秉承天意,主婚长公主姬雪嫁予燕公姬闵,特此颁诏,告示天下……”

周显王的决定大出陈轸、樗里疾的意料之外。二人面面相觑,不无吃惊地看着燕国使臣。淳于髡抒了抒衣袖。走至殿前,顿首谢恩:“燕国聘亲使臣淳于髡叩谢大周天子恩宠 ,恭祝天子陛下万寿无疆,龙体安康!”

周显王声音沙哑,一声“退朝”之后,径自起身离去,众臣也各自纷纷散去。陈轸、樗里疾互望一眼,悻悻走出宫门,并肩走下正殿外面的台阶。

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秦、魏两家争执不休,可谓是两败俱伤,终了却被老燕公捞得便宜,这个结局是陈轸、樗里疾谁也不曾料到的。就在走到最下面一道台阶时,陈轸、樗里疾不约而同地顿住步子,各爆一声长笑。

樗里疾朝陈轸长揖一礼,嘲道:“常言说,心急吃不得热豆腐。今日之事,此话当是应在上卿身上!”

陈轸亦还一礼,回嘲道:“常言说,弄巧成拙。今日之事,此话当是应在五大夫身上!”

樗里疾微微一笑:“上卿大人,是巧是拙,现在谈论,为时尚早吧!”

陈轸亦是一笑:“五大夫,热豆腐能否吃得,现在谈论,不也早了点吗?”

两人说完,俱是一阵长笑。

笑罢,樗里疾再度拱手:“上卿大人,在下告辞,河西见!”

陈轸亦拱手道:“五大夫,一言为定,河西见!”

陈轸回到安邑,将周王后如何装病、又如何将长公主嫁予燕公一事向魏惠侯细述一遍,末了自责道:“都怪微臣办事操切,未能玉成好事,请陛下降罪!”

魏惠侯唏嘘再三,嗟叹道:“唉,这桩事儿,真也难为周天子了!王后装病,姬扁将宝贝女儿嫁予老燕公,皆是无奈之举。爱卿此去,未使秦公的如意算盘打成,就是大功!”

陈轸起身再叩:“谢陛下不责之恩!微臣听说上将军在河西捷报频传,甚是高兴。公孙鞅尽管诡计多端,可要在沙场上真刀实槍,哪里能是上将军的对手?”

魏惠侯点了点头:“嗯,近日里河西倒是日日皆有捷报,也收复不少城邑,不过,寡人总是觉得放心不下。”

“敢问陛下挂念何事?”

“从全局来看,河西捷报频传,净是小胜。秦军所伤,不过是些皮毛,真正的大战尚未开启。寡人忧心的是,卬儿许会在意这些小胜,忘乎所以,误了大事。”

“陛下圣虑极是,微臣叹服!”

“爱卿今日回来,甚是及时,寡人想让你赴河西一趟,一来看看前方情势,二来提醒一下卬儿。你可告诉他,就说寡人口谕,此战关乎魏国未来命运,叫他务必谨慎,军务上务必请教龙将军,稳扎稳打,不求速胜!”

陈轸再拜:“微臣立即动身,将陛下旨意悉数转呈上将军。”

魏惠侯呵呵一笑:“倒也没那么着急。爱卿此去洛陽,想也辛苦了,可回府中暂歇一宿,明日动身不迟。”

“谢陛下关爱!”

就在这日夜间,设于一片辽阔谷地的魏国中军大帐里,夏虫呦呦,火烛齐明。三军主将公子卬不无得意地站在沙盘前,看着参将又将两面魏军小旗插在长城右端的两个城池上。他的左边站着副将龙贾,右边是先锋裴英。

远远望去,沙盘上星星点点,插满了藏青色的魏军小旗,黑色的秦国军旗则节节退却,越来越少,秦国近十万大军被渐次压缩于杜平西边宽仅六十里、纵深三十里的长城防线。秦军正面是公子卬的六万中军,左侧是三万河西武卒,其中两万是新兵,由副将龙贾统率,右侧是三万车骑,是大军铁军,由公子卬爱将、左军先锋裴英统领。秦军似已败局落定,眼下无非在凭借魏国修建的坚固长城作最后顽抗。

参将插好旗子,闪身退于一侧。

公子卬的目光从两面新插的旗子上移过,不无赞许地望着裴英:“裴将军,今日你一举拿下杜平、辛城两座城邑,彻底卡死长城右侧,着实打得好哇!”

裴将军朗声应道:“是上将军运筹有方,末将不敢居功!”

公子卬呵呵笑道:“功就是功,推却什么?”转向龙贾,“龙将军,该与秦人决战了吧?”

龙贾迟疑有顷:“回禀主将,末将与秦人对阵多年,未见他们如此不堪!末将以为,公孙鞅此举,或为诈败,我当小心提防为上。”

公子卬朗声大笑数声,转问裴英:“裴将军,龙将军说秦人是诈败,你意下如何?”

裴英面孔微涨,侃侃说道:“回禀主将,秦人绝非诈败。以末将之见,秦人战力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可怕。前番秦人因为玩弄诡计,方才袭取河西。然而,数万秦兵,竟连我少梁的五千老弱残兵也奈何不得,更不用说陰晋和临晋关了。待我大军回援,秦兵就如经霜的树叶,根本不经一碰,近日来更是屡战屡败,伤亡惨重。秦人如此不堪一击,末将初也起疑,后面观察秦人败迹,方知不是假败,完全是溃不成军,连将军号旗也被他们踩于脚下!”

公子卬点了点头:“嗯,裴将军所言,入情入理。秦兵若是诈败,总该不会扔掉粮草、辎重和伤兵吧?”

龙贾急道:“正是这样,我们才要提防啊!”

公子卬白他一眼,冷笑道:“老将军,您别是让秦人吓破胆,草木皆兵了?”

龙贾万未料到公子卬会出此话,气得浑身打颤,嘴唇哆嗦:“上将军,你——”

公子卬没有接茬儿,转对一旁的参将,朗声下令:“传令,合围杜平。明日准备一日,后日与秦决战长城!”

“末将得令!”

公子卬转向军前御史:“以本将语气,拟战书!”

“末将遵命!”

军前御史似乎早有准备,不消一刻就将战书拟好,呈予公子卬。公子卬读毕,点头赞道:“嗯,写得好,书中所列之八条罪状条条属实,嬴渠梁、公孙鞅陽奉陰违,出尔反尔,更以见不得人的手段偷取河西,真就是不仁不义、鲜廉寡耻之徒,当人人得而诛之!不过,末尾尚可附加一句,就说秦公虽然寡情薄义,为人所不齿,但他养出的紫云公主却是贤淑,甚得本将欢心,此番出征也割舍不下,随身带在中军帐中。还有公孙鞅,本将念他做媒有功,生擒之日,可改凌迟为腰斩。哈——大魏三军主将魏卬!”

“这——”御史犹豫一下,“上将军,战书上写出此话,怕是不妥吧!”

公子卬喝道:“有何不妥?就照原话写上,那声长笑莫要漏了!”

“末将遵命!”
 
 
此内容系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根据您的指令自动搜索的结果,不代表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立场,版权声明:转载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版权归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所有,侵权必究,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300831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