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 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3
 
信息简介
详细介绍
第八章 张仪戏苏秦,魏国兵败河西 3
【回目录】
小顺儿见张仪朝他连使眼色,心中明白,只好咽下口水,巴巴走出门去。

苏秦急忙说道:“张——张子,这——这么多菜,我——我们又吃——吃不完,何——何不让——让他也吃?”

张仪呵呵笑道:“此等下人,岂能与卿相大人共席?”举起一爵,将另一爵推至苏秦面前,“卿相大人,请!”

苏秦迟疑一下,举爵道:“张——张子,请!”

张仪不停劝酒,两人一爵接一爵,不多一时,便将一坛陈酒喝得见了底。如此陈酿,酒劲自是奇大,平时很少喝酒的苏秦哪里经受得住,眼见已是酩酊大醉。

张仪端起酒坛,将酒坛子翻底儿倒上,滴满最后一爵,递予苏秦:“最后一爵了,请卿相大人品尝!”

苏秦面色紫红,胆子早让酒精鼓舞起来,伸手一把夺过酒爵,朗声说道:“张——张子,你——你真——真是人——人中豪——豪杰!看——看我的!”举爵一饮而下。

张仪觉得差不多了,咳嗽三声。候在门外的小顺儿听到信号,推门进来,在张仪耳边低语几句。张仪听毕,朝苏秦抱拳说道:“外面有人找在下议事,卿相大人在此稍候片刻,在下去去就来,待会儿再开一坛!”

苏秦起身,拱手让道:“张——张子只——只管前——前去,苏——苏秦等——等你再——再开一坛!”

张仪装作醉状,在小顺儿的搀扶下走出雅室,下楼而去。

门外,天早黑定,已交 二更。小二见张仪走出大门,急追几步,拦住他道:“这位爷,您哪儿去?”

张仪喷着酒气:“爷方便一下,去去就来!”

小二忙赔笑脸:“爷,馆内就有方便之处,小人领您去!”

张仪脸色一变,破口骂道:“本少爷想到哪儿方便,是你管的吗?”

小顺儿急忙拉过小二,轻声说道:“少爷喝多了,想到外面吹口凉风,醒醒酒去,迟一会就来!你若是惹恼少爷,他敢砸了你家馆子!”

小二想到楼上还有一人,谅他们逃不了,赶忙赔笑:“爷要方便,尽管去就是!”

张仪指着楼上,喷着酒气:“小二听着,那位爷喝多了,你小子替本少爷好——好生照看着些!”

“爷放心,小人这就让他喝碗醒酒汤去,保管没事儿!”

张仪点了点头,在小顺儿的搀扶下,步态踉跄地出门而去。

两人出门,走到暗处,见小二并未盯梢,撒腿即走。不一会儿,回到张仪租住的客栈,小二打开房门,张仪一头倒在榻上,哈哈狂笑。

笑过一阵,张仪吩咐道:“小子,你得再去一趟,探探风声!”

小顺儿点了点头,开门出去。过有半个时辰,小顺儿疾步回来,张仪听出脚步,迎上问道:“那小子怎样了?”

小顺儿气喘吁吁道:“回禀少爷,两个壮汉守在雅室门口,立逼结巴付账!”

“结巴在干什么?”

“正在雅室里坐等少爷您呢,听人说,他仍旧嚷嚷着要与少爷再开一坛,说要一醉方休!”

张仪思忖有顷,点了点头:“嗯,再去打探!”

小顺儿转身跑去。又过半个时辰,小顺儿再跑回来,急急说道:“回禀少爷,掌柜动粗了,将那结巴吊在梁上,说是明早就要押他送官。”

张仪微微一笑,鼻孔里哼出一声:“哼,什么贵至卿相?什么人生大喜?本公子倒要看看,这个结巴喜从何来?贵在何处?”

小顺儿试探道:“少爷,还要小人干什么?”

张仪打声哈欠:“去,端洗脚水去!”

天色大亮,街上现出不少行人。万邦膳馆里,一个壮汉打开大门,掌柜与小二走进大厅,两个汉子跟在身后。掌柜扫一眼在梁上吊了一整夜的苏秦,朝一汉子努了下嘴。那汉子直走过去,解开拴在柱子上的绳头,猛地松开。苏秦像只麻袋一般,“咚”地掉在地上,疼得“哎呀”惨叫一声。

小二径走过去,朝苏秦身上狠啐一口,破口骂道:“臭结巴,敢到万邦膳馆吃白食,还要净挑山珍海味,活得腻味了你!”

苏秦此刻的酒劲早已过去,听到骂声,脸色涨红,垂下头去,一语不发。

小二厉声喝道:“快拿金子来,不然的话,掌柜立马送你见官,大牢里关你三年不说,还要在你脸上黥字,让你一辈子做人不成!”

闻听此话,苏秦大是窘急:“我——我——我没——没吃——吃——吃白食!”

掌柜冷冷说道:“哼,到此境地了,还在嘴硬,掌嘴!”

一汉子闻声走出,几步跨到苏秦跟前,拉开架势,正要掌嘴,门外传来一个声音:“慢!”

众人皆吃一惊,扭头一看,是张仪和小顺儿站在门口。

见是张仪,苏秦甚是激动:“张——张子,你——你可——可来了!”

张仪冷起面孔,缓缓走到掌柜跟前,指着苏秦,声色俱厉地斥道:“你们怎么将这位爷弄成这样?”

掌柜一见他来,早已眉开眼笑:“这位爷,在下——”转对汉子厉声骂道,“愣个什么?还不快为这位爷松绑?”

汉子急急解开苏秦手臂上的绳子。

张仪依旧冷冷问道:“共是多少金子?”

掌柜转对小二:“聋了?爷问你呢,共是多少金子?”

小二拿过一条竹简,呈予张仪:“回爷的话,昨夜餐饮,共是八金又二十八铜,此为明细,请爷审看!”

张仪摆了摆手,朝小顺儿道:“付账!”

小顺儿掏出九金,交 予小二。小二正要找零,张仪又一摆手:“不用找了!”

掌柜见状,点头哈腰道:“士子爷,今日之事,在下有所得罪,请爷包涵!”

张仪白他一眼,冷冷说道:“得罪本少爷倒无关系,得罪这位苏大人,掌柜总得有个交代吧!”

掌柜眼珠儿一转,转对小二与两个汉子:“昨儿晚上,你们当中是谁吊了苏爷的?”

小二与两个汉子面面相觑。掌柜的眼珠子再转一下,手指小二骂道:“就知道是你!来人,将他吊到梁上,为苏大人出气!”

两个汉子不由分说,跨前架起小二,在他的号叫声中,三下两下将他吊到梁上。

掌柜满意地看了一眼,朝张仪再鞠一躬,赔笑道:“这位爷,如此可否解气?”

张仪点了点头,冷冷说道:“好!你们吊苏爷多久,也吊他多久!”转对苏秦,“苏大人,走吧!”

苏秦欲走,两腿却是困麻,一个踉跄,跌在地上。张仪示意,小顺儿扶起苏秦,三人缓缓走出。

赶至街上,张仪转对苏秦,拱了拱手:“苏卿相,昨日在下有点急事,本欲去去就来,不想却喝高了,出门迎风一吹,竟如一摊烂泥,直待天亮,酒劲儿方过。唉,谁想这一醉酒,却是苦了卿相大人!”

苏秦拱手还礼,心中已如明镜儿似的,口中却道:“士——士子莫——莫要自——自责!士子让苏——苏秦领——领略何——何为人——人间富——富贵,何——何苦之有?”

张仪呵呵一笑:“苏卿相宽宏大度,张仪佩服!”

苏秦再次拱手:“谢——谢张——张子美——美食,苏——苏秦告——告辞!”

张仪亦拱手道:“苏卿相慢走!”

苏秦扭身,踉跄着缓缓走去。望着苏秦的背影,张仪眼珠儿又是一转,自语道:“不行,此人若是走失,如何验实那个老白眉的胡 言乱语?”眼睛一眨,扬手道,“卿相大人留步!”

苏秦顿住步子,回望张仪:“张——张子有——有何吩——吩咐?”

“在下甚想知道,苏卿相家住何处?”

“城——城东轩——轩里!”

“苏卿相此去,是要回家吗?”

苏秦思忖有顷,摇了摇头。

张仪不无诧异:“不是回家,卿相大人欲去何处?”

想到天下之大,自己竟然无个归处,苏秦不觉茫然,咬了会儿嘴唇,长叹一声,摇头道:“在——在下也——也是不——不知!”

张仪似乎明白过来,思忖有顷,打定主意,拱手道:“在下居处倒还宽绰,卿相大人若不嫌弃,可与在下同住!”

苏秦大喜,朝张仪深鞠一躬:“苏——苏秦谢——谢士子美——美意!”

姬雨回到靖安宫时,王后身边只有宫正一人,太医、姬雪均已离开,连显王也不在身边。姬雨觉得奇怪,见宫正迎上来,赶忙问他:“父王、姐姐和御医呢?”

宫正禀道:“娘娘需要静养,让他们离去了!”

姬雨急道:“母后如何?”

宫正悄声说道:“娘娘好多了,正在候你呢!”

姬雨点了点头,走到榻前。王后微闭双眼,身体仍很虚弱,不过,一眼看上去,气色已有明显恢复。

姬雨走到榻前,轻道:“母后,雨儿回来了!”

王后缓缓睁开眼睛:“快,扶母后起来!”

姬雨扶王后起来,在她背后垫上枕头,一脸兴奋:“母后,雨儿找到他了!”

“哦?”王后的脸上浮出微笑,点了点头,慈爱地抚摸姬雨的秀发,“来,坐母后身边,细细说予母后!”

姬雨在王后身边坐下,依偎在母后怀里,将街上一幕从头至尾细述一遍。王后听毕,长舒一气,微微笑道:“听你这么说来,此人必是了。”

姬雨一脸迷茫:“母后,白眉老丈是谁?母后为何要去访他?”

王后思忖有顷,缓缓说道:“他是一位得道高人,住在云梦山,叫鬼谷子。”

姬雨失声叫道:“他就是鬼谷子?”

轮到王后惊讶了:“怎么,你知道他?”

姬雨点了点头:“嗯。常听琴师提说此人,说他是当今琴圣。琴师还说,即使俞伯牙再世,只怕也要低他半头!”

王后微微一笑:“鬼谷先生岂止是个琴圣。”

姬雨眼睛大睁,更是诧异:“母后,难道他是神仙?”

王后点了点头:“在母后眼中,他就是神仙!”

“嗯,”姬雨笑起来,“那人看起来真还有点儿道骨仙风。母后,您怎会知道他来洛陽?是他托梦予您吗?”

王后摇了摇头道:“不,是母后求他来的。”

姬雨不可置信:“母后认识他?”

王后点了点头。

姬雨顿时来劲了:“母后,您快说说,您怎么会认识这位神仙?”

“唉,”王后拍了拍姬雨的脑袋,似是回到过去,“那是多年之前的事了。母后年幼时,肤粗发黄,是宫里出了名的丑丫头。可你外公晚年得女,对母后甚是疼爱。十二岁那年,母后突患一场奇病,高热不退,黄发脱落,神志不清,连续昏睡四十八日。你外公甚是焦急,遍请名医,皆不能治。第四十九日,宫外有位白眉老丈求见,说是专治此病。你外公闻讯大喜,降阶迎请老丈。老丈提出要求,说母后是天生道器,病愈之后,须随老丈进山修道。你外公求治心切,当即应允。老丈在母后身上连扎数针,留下十包草药,拜辞而去。临行之际,老丈言称自己是鬼谷子,百日之后即来迎接母后。母后按时服药,又过四十九日,不但康复如常,而且长出黑发,全身蜕皮,重新生出一身光滑细嫩的皮肤,后来听人说,这叫脱胎换骨。这且不说,自此母后遍体生香,甚是奇异。”说到此处突然打住话头。

姬雨听得入神,急问:“后来呢?母后为何没有随鬼谷先生进山修道?”

“唉,”王后又叹一声,“全都怪你外公。百日之后,鬼谷先生如约来接,你外公却又心生悔意,再三推托,说让鬼谷先生再候三年。三年之后,鬼谷先生践约再来,你外公愈加不肯,不顾母后再三恳求,硬将母后献予周室。母后出嫁那日,鬼谷先生站在宫外,眼睁睁地看着母后含泪走进迎亲的王辇。鬼谷先生长叹数声,扬长而去。仅过三年,楚人兴兵灭蔡,你外公他——也就死于战祸了!”

“那——再后呢?”

“鬼谷先生自此再未露面。后来,母后生下你们姐妹二人,渐也断去修道念想。三年前,母后突然梦见鬼谷先生,先生说,他仍旧记挂母后,只要母后愿意,他随时可来接母后进山。母后醒来,想到此生所失,甚是叹喟!”

“母后,您——您还想修道吗?”

王后又是一声长叹:“唉,修道首要抛却凡俗之念。母后虽有此心,一是割舍不下你们的父王,二是割舍不下你们姐妹二人。眼下秦、魏逼聘雪儿 ,你的父王左右为难,母后苦无良策,方才求助于鬼谷先生,谁想他——”脸上浮出浅浅的笑意,“倒是真还记挂母后,竟然来了!”
 
 
此内容系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根据您的指令自动搜索的结果,不代表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立场,版权声明:转载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版权归易胜博ysb88手机客户端114网所有,侵权必究,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京ICP备13008312号